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恒明经管书

财经图书看世界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《定见》作者奈斯比特访谈  

2007-05-29 15:48:40|  分类: 作者访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全球趋势大师奈斯比特

约翰·奈斯比特曾经成功预见了网络和全球经济一体化。改革开放初期,几乎每个中国知识分子都在讨论奈斯比特和他的《大趋势》。

奈斯比特当年以《大趋势》一书独步全球趋势大师首席,高踞《纽约时报》畅销书排行榜超过两年,发行量超过900万册。埃森哲杂志评选的全球50位管理大师之一。《金融时报》称赞奈斯比特的“预测从不失误!即使我们认为难以预料的2025年,他依然有令人意想不到的定见。”《华尔街日报》还赞誉“奈斯比特的作品能够指引我们方向,让我们有勇气向前迈步。”《定见》作者奈斯比特访谈 - 恒明 - 恒明经管书

这是一位从未停止过思考的学者。今天,他援引WillDurant的论点:文明是一条有岸的河流,河内不断地变化,充斥着杀戮和朝代的变更,而岸边的生活却千百年来恒静如一。奈斯比特认为后者才是真正的文明。在整个文明史上,也许能被称为“趋势”的变化并不多,人类生活的本质并没有多大变化。

我们可以看到奈斯比特关注焦点的变化:1982年出版的《大趋势》是对美国的预测,为美国人打气。当人们纷纷赞扬日本,唱衰美国时,他说:“日本是第一,不过它只是一项衰退比赛中的新世界冠军,美国不应该总是悲叹旧工业的消失,我们应该探索新技术的发展前途。”1990年代美国信息经济的崛起,一举将日本超越,证明了作者的预见。

接下来1996年出版的《亚洲大趋势》向西方人带去了亚洲崛起的信息,他提出亚洲将成为未来世界的中心。这一回,2007年新书《定见》中有专门的一个章节论述了中国,受同等待遇的只有欧洲,我们注意到的是奈斯比特对中国的看法和预见积极乐观。

2007年4月奈斯比特接受中文版出版方中信出版社的邀请,来到中国进行为期一周的新书推荐。2007年4月13日奈斯比特接受本刊记者的专访。

 

本刊记者问(以下简称“问”):美国的管理大师彼得·德鲁克、全球第一CEO杰克·韦尔奇等的著作悉数被引进到中国,受到了民众热切的欢迎和追捧,包括您本人的《大趋势》,你认为其中的原因是什么?

奈斯比特答(以下简称“答”):中国希望看到很多成功的经验,需要成功的企业家,、管理学家经验总结的东西,可以说中国人有着强烈的求知欲,在经济快速增长中也找到了自信。对出版行业来讲,中国人有这样阅读的热潮,是很好的机会。

 

问:那了解成功商业故事之后呢,我们需要了解什么?

答:我不太了解,应该会很多。有些适合中国情况的,接近中国现状的事务人们应该会引起很大关注。其实中国市场才刚刚打开,真正的经济自由还有很多路要走,还有很多事要做。应该有很多的事值得中国民众去关注。

从西方社会来看,技术的发展是关注的重点,现在整个社会还处于新的发展,长期的增长和进化的时期。我本人也比较关注新的产业领域,比如生物领域,信息技术领域。

回顾历史,西方国家在几百年前才开始工业革命,我们所知道的大的历史其实挺短暂的,我们生活所依赖的东西,都在近几百年才发生的。我们所依存的技术,电力,电话汽车,飞机,电话等之类的。这些都是20世纪发展的事。中国则处于更后进的一个阶段,它在几十年间走完了西方上百年的商业进程,在很多领域直接迎头赶上,比如造汽车,做飞机。

 

问:很多人想从名人中借鉴成功经验,一生中你的重要阶段是怎样的?

答:让我想想。我生活在一个贫穷的家庭。在读四年的高中,上了一年就辍学了。然后去当了兵。1946年,他就去参军了。因为我没念完高中就去当兵了,所以他在退役后读大学预科,就感觉到自己学习上吃力不少。可以说我当时勤奋的学习并不比中国人差。我大学的专业是生物化学。但我更希望写作,学生的时候就写了很多文章,发表了很多文章。毕业后,我到柯达公司作一个文书方面的工作。

在柯达的时间挺短,却诞生了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。那时候,给董事局主席写报告的那个专职人员突然病了,有人找到了我。这是我的第一个成功的阶段吧。我在书中也有阐述:成功并不是要解决一个问题带来机会,而是机会突然来临的时候,你会不会抓住。

我当时要做的报告的题目是:研究题目挺怪,要讲美国与加拿大的一些外交关系等内容,我当时对这个选题一点都不了解,但我说没有问题,我能做到。我用了两个星期的时间,我整理资料,作了研究,那个时候24岁,演讲非常成功,我就做了董事局主席的秘书。这是我成功的第一个经验。对有些人来讲,这个命题我不懂,我不会,但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机会,我抓住了。

我成功的第二阶段应该就是《大趋势》的出版了。许多人先写书,去演讲。我却是先演讲,做咨询,传递对未来一些事件的看法和预见。1982年的一天,在做演讲结束之后,一个人来找他,说我的演讲非常有意思,能不能出一本书。这个人后来成为我的《大趋势》的出版代理人,他叫RafoalSagalyn,我非常感激他。第三人生的阶段是在维也纳遇到我现在的太太,1995年相识,2000年结婚,她现在是我的出版代理人,我们在一起之后,协助我做了大多重要的工作。

 

问:你对中国的认识是如何形成?

首先,我对中国接触很多,四十年前我就来过中国。有人说,尼克松访华的时候,我就开始访华了,现在,每年平均3-4次来中国。以前来的时候,中国还很弱后。来中国50次都不止了,去年十一月来过,计划今年6月,8月来中国。首次接触中国,是在四十多年前的台湾之行,1967年那次难吃的一顿饭记忆犹新。我在1972年尼克松访华之后,不久就访问了中国大陆。那个时候,我所见到的人民,满街都穿着中山装,“我越是回想中国的记忆,就越能意识到那里发生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”,1998年是在怎样的情况被前国家主席江泽民所接见。

在西方,很多人讨论的只是中国制造业的进步,但是低估了中国的发展,很多城市正在进行伟大的复兴。中国许多城市旧貌换新颜,不仅是上海,北京,广州,这样的大城市。还有青岛,宁波,扬州和南充,哈尔滨正在松花江对面建造一座可容纳900万人口的新城,郑州在规划一座150平方公里的新城,当然,我也用专门的文字描述了中国汽车业,中国电影业的崛起。

 

问:你对中国许多积极的看法,好像过于强调好的一面?

答:其实西方的人对中国的了解其实很少很少,这本书指出了中国的发展和对世界的影响。主要是为那些西方人所写的。西方人对中国了解少,许多人对中国的联想只是廉价劳动力和血汗工厂的信息。有很大一部分人完全不知道,中国的产业发展这么的快,商业机会这么多。新兴领域也发展得非常快。这些信息需要传达给西方人。

 

问:目前,中国社会中工作与生活平衡的话题比较火热?你怎么看这样的趋势。

中国人的压力并不算最大的。韩国人,日本人,他们工作也非常辛苦,其实美国人工作也很有压力。欧洲好一点,我在维也纳呆了七年了,比较舒适。在奥地利,生活节奏慢得多,不过从经济表现来看,没有美国那么有竞争力,经济没有那么有活力。

关于工作与生活的话,那属于个人需要解决的问题。看自己对一生的安排,自己对自己负责。

从发展的阶段的话,可以理解的。经济发展了,各种机会增加了,渴望激发了。很多人激情创业,所以都全身地投身于工作之中。我并不支持平衡工作说法。我一直以来工作非常辛苦,勤奋。我非常主张勤劳工作这样的人生观。

 

奈斯比特对未来的11个定见

定见1 变化中大部分事物都有章可循

定见2  未来隐藏于现实之中

定见3 要关注统计数据

定见4尽情想象,错又何妨

定见5未来不过是一幅拼图

定见6 愿景不要太超前于时代

定见7要变革,先让人们看到好处定见

定见8改变是需要时间的

定见9 成功靠的不是解决问题,而是利用机会

定见10 旧的不去,新的不来定见

定见11科技始终来源于人性

 

约翰·奈斯比特(JohnNaisbitt)

1963年被肯尼迪总统任命为教育部助理部长,曾任约翰逊总统的特别助理,离开白宫后,供职于IBM,任CEO助理。1967年“下海”创业,其时39岁。在自己创办的都市研究公司里,奈斯比特使用自创的“内容分析”方法研究美国社会。当年在全球畅销1400万册的《大趋势》一书正是这些定期研究作出的报告。奈氏的主要著作有:《大趋势》、《亚洲大趋势》、《2000大趋势》、《全球吊诡》、《女性大趋势》、《高科技·高思维》、《大挑战——21世纪的指针》等。

 

作者:邱恒明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